章节目录 第 1 部分阅读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06-06 11:56

  在燕京的某条路上,刚刚下班的江南穿着厚厚的黑色羽绒服,腋下夹着一个手皮包,匆匆的走出公司大门,公司不远处就是回家的公交站牌,“今天线月份了,这鬼天气,还是没变”江南嘴里嘟哝着,脚步却没放慢,走到马路边上的公交站牌,今天要赶早回去,因为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是自己宝贝妹妹十五的生日,回去还要买大量的食物,昨天定的蛋糕也该去拿了,至从父母死后,这个妹妹就是自己最亲的人了,兄妹两个一直相依为命,而妹妹也是非常的粘他,想起妹妹可爱的小模样,江南心里就一阵的柔情密意。是啊,转眼间,父母离开这个世界六年了,那时自己也才十五岁,在送亲人离去的那几天里,他感觉自己一下成熟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所以,上完高中后,江南就辍学回家,虽然自己的成绩很好,考个一般大学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但问题是父母死后,留给自己的那仅有的30万,自己该怎样利用。虽然那些钱够自己和妹妹生活好长一段时间,但是也不能坐吃山空啊,每每想到这里,江南就有很大的压力感,于是,在同学父母的帮助下,辍学后的江南打了很多零工,虽然挣的不多,却是勉强可以补贴家用,同时也认识了不少社会上的朋友,也学到了足以使自己和妹妹饿不死的不少技能和经验,每次当自己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这个家时,懂事的妹妹就会用她稚嫩的小手在哥哥身上敲敲打打,然后用自己喷着少女香气的小嘴亲亲哥哥的额头和脸蛋,霎时间这个做哥哥的就精神百倍,爬起来进厨房做饭,以前自己的性格就比较沉静,喜欢看妈妈做饭做菜,妈妈也絮絮叨叨的教过他不少,虽然妈妈不在了,妹妹还小,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就又当爹又当妈了,为了照顾好妹妹的日常生活,他总是变着花样的做出各种不同口味的菜品来,还买了烹饪大全在休息的时候琢磨,所以,经过几年的做饭生涯,自己的厨艺也日渐提高,而这个唯一的妹妹也被他养的口味叼起来,就喜欢吃自己做的饭菜,如果,他一天不做饭,妹妹就宁愿饿着,弄得他是无可奈何,当然心里还是蛮有成就感的,而妹妹的那些关系要好的女同学们也常常跑过来蹭饭,也是哥哥哥的叫的亲热,当然这些都是妹妹的功劳了,谁让她有一个这么又能干又帅气的哥哥呢妹妹还是正在长大的孩子,和所有小孩子一样,总是喜欢炫耀自己美好的东东。

  下了公车后,江南先去附近的蛋糕房拿了定做的蛋糕,还随便调戏了一下美丽蛋糕房里给他拿蛋糕的服务员妹子,捏了捏人家美丽的小手,暧昧的挤了挤眼睛,看着那小妹妹羞红的小脸,江南的恶作剧心里得到了满足,嘿嘿笑着快步走出了蛋糕房。

  “坏蛋”那女孩小声地骂着,想起这坏小子那温热大手的捏弄,愣愣的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又无限憧憬起来,直到有人喊自己才回过神来,旁边的女同事凑过来在她耳边说:”

  怎么了,不是被那小子欺负了吧”“没,没有”她慌乱的回答。同事用我还不知道你的眼神回答了她的慌乱。

  江南首先把蛋糕放回家里,妹妹还没有回来,他看了看表,知道妹妹快和那几个要好的女同学马上就要到了,关上门下楼刚走出了楼道口,就看到妹妹和三个要好的死党嘻嘻哈哈的打闹着往回走,四个女孩子,一样的青春娇美身材曼妙,散发着少女特有的活力和娇媚。

  “哥”妹妹发现了他,飞奔过来扑到哥哥怀里,娇小的个子在哥哥怀里磨蹭着,扬起可爱的小脸,大大的眼睛看着哥哥帅气的笑脸,问道“哥,你干嘛去”

  几个女孩子也跑了过来,一个个哥哥的叫着,很是亲昵,一个长着瓜子脸的的小女生甩着清汤挂面般的秀发:“哥哥,你去买菜吗我和你一块儿去吧,”

  “不用了,定瑜,你们先在家玩儿,我马上回来”江南对瓜子脸的女孩子说道。这是妹妹的三个死党,瓜子脸的叫定瑜,好像姓黄甫,是个复姓。剩下的两个,一个叫李子君,一个叫王娜,对了,我可爱的妹妹叫江子涵。

  “走,不用管了,我们上楼去”妹妹对几个死党说.“哥哥再见”“ 嗯,快上去吧”几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又嘻嘻哈哈的穿过他的身边,笑闹着上楼。江南微笑着,快步向附近的菜市场走去,今天可要大显身手了,家里的冰箱里还有不少肉,猪肉,鸭圃,鸡蛋,火腿,“还是要多买些新鲜蔬菜吧,还要在买些调料”江南想着。

  这个季节的菜都贵的要死,江南足足花了一百多块“明天礼拜六不上班,还可以喝点白酒,她们几个也可以喝点啤酒的”江南想着。上了楼给他开门的是瓜子脸女孩黄浦定瑜,几个小女孩也一拥而上接住菜,帮他提到厨房。

  很快的江南买了酒,放好后就直奔厨房:“子涵,来帮哥哥洗菜”“嗯”妹妹跑了过来,先亲了亲哥哥的脸蛋,“哥哥先洗哪样”“洗几个土豆”“嗯,炒土豆丝吗”

  “不用,人太多了,厨房地方有限,你们也帮不上什么忙的,对了定瑜,你去冰箱里拿几个鸡蛋,还有火腿,还有猪肉鸭蹼都拿过来”“好的,哥哥”“哥哥,我们做什么呀真偏心”子君,娜娜没有帮上忙,很不爽。

  “来,我们先喝杯酒”江南给几个女孩子每人倒了杯啤酒,自己倒了杯白酒,手一举说道“谢谢你们来给子涵过生日,干杯”“干杯”几个女孩子都抿了一小口,江南来了一大口白酒,很爽“开吃”几个女孩子就很不客气的纷纷拿起筷子,不顾形象风卷残云起来,等到一桌子菜吃的差不多时,几个女孩子也都喝了不少啤酒了,每个娇媚的脸蛋都红扑扑的,煞是好看,江南自己也喝了半斤左右,也感到晕乎乎的。大家吃饱喝足,又抢着把碗筷等收拾完毕。江南进屋里把蛋糕拿了出来,几个女孩子把生日蜡烛插到蛋糕上,点上后,不知谁把灯关了,屋里顿时笼罩在一片朦胧的气氛中,“子涵,许个愿吧”

  几个小姐妹说道,子涵捧起两个娇嫩的小手,两手合十,大大的眼睛闭上,默默地几秒钟后开眼,对着生日蜡烛鼓起红红的小嘴,噗的吹灭了生日蜡烛。”子涵,许的什么愿呀”

  江南知道,这个愿估计给自己有关系,〃嘿嘿,我是她哥哥嘛,最亲的人,肯定是了〃江南在心里美美的想着。

  子涵每人分了一块蛋糕,由于大家刚吃饱饭,所以每个人也吃了几口就不吃了,这时候,只见王娜拿着手里的那块蛋糕一下盖在了子涵的脸上,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王娜,我宰了你,哇呀呀呀”子涵跳起来,向王娜扑去,于是疯狂的蛋糕大战开始了,女孩子疯起来真是可怕呀,江南看这几个清纯可人的美少女互相嬉闹追逐,很是羡慕她们的无忧无虑。等到大战结束,几个女孩子无论是头上身上地板沙发上都是粘糊糊的蛋糕了。闹累了,几个女孩子都扑倒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好看的胸脯起伏着,看的江南心里一阵悸动,子涵扑倒哥哥的怀里,撒着娇,用头上的蛋糕在哥哥怀里磨蹭着,小胸脯使劲的顶着哥哥,撒着娇道:“哥哥,她们欺负我你也不帮我”“快去洗洗”江南爱怜的说“你们几个也去洗洗”“噢”四个青春美少女又一窝蜂的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又传出笑闹声“娜娜,你的咪咪很大啊”定瑜的声音“你的也不小”“嗷,定瑜你个流氓,你不要乱摸〃“子涵,你的好小啊”“要不让你哥哥给揉揉”“子君,你下面的毛毛好少 嘻嘻”

  “不要乱讲,哥哥在外面呢,〃嘻嘻嘻嘻”几个女孩子偷偷地窃笑着,江南在外面听着水流的哗哗声,和美少女的的笑闹声,感觉自己的被雷到了,雷的外焦里嫩,小江南也坚挺了起来。“今夜是个美好的夜晚”江南意yin着。

  虽然她们几个年纪不大,最大的娜娜也就十六岁,剩下的子涵,定瑜,子君都是十五岁,含苞待放的年纪,一个个出落的花朵一般的美丽,用不了多久,都是可堪大用的美女了。

  其实在江南的心里最喜欢的还是妹妹子涵,子涵长的像个洋娃娃,脸蛋圆圆的,长长的睫毛,眼睛大而清澈,好似一汪湖水,笑起来眼睛弯弯,像个偷吃了东西没被发现的小猫咪,尤其是那口小糯米般的牙齿和一颗小虎牙,简直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而且对自己这个哥哥的依恋,让江南的心都被柔化了。子涵个子小小的,但是小小的翘臀却是每次坐在自己怀里时,让这个哥哥产生禽兽一般的。那个大胸脯的娜娜,鸭蛋脸型,也是清汤挂面的发型,样子长得像韩国的某位明星,总之是青春靓丽,个子在几个女孩中最高,大概有1.65米。

  平时爱穿各种各样的牛仔裤,更显得大腿修长丰满,尤其是那大胸,走路都挺的高高的,彰显着青春的饱满活力,牛仔裤很好的把自己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江南经常偷偷地观察娜娜丰满圆润翘臀下被牛仔裤勒出来的凸起,有几次做梦梦遗的对象就是娜娜,子君也是娇小可爱型的,但是还是有些没长开,只是脸蛋美的惊人,确实让人忽略了她别的方面的不足,当然,她们都还小,都在发育,以后可就是了不得了。几个女孩中,定瑜的相貌可能不如三个人,但是却是最耐看的,青春女孩的可爱,活力,含苞待放体现的完美无缺,让人心动。

  这是江南的心里话,自己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守着这么多小美人,怎么能便宜了别人,只是她们一个个哥哥的喊着,自己不知道如何下手罢了。总有机会的,或许今晚可以来点什么刺激的游戏才好,至少可以撑撑眼吧,江南无耻的想。他知道今晚这三个女孩是不回去了,早就给各自家里打好招呼了,“不行,得想个吃豆腐的办法,否则就浪费这漫漫长夜了”

  “打麻将,对,就这么办,嘿嘿,我真无耻”咔,浴室的门开了,几个女孩子都陆续走了出来,一个个脸蛋红晕,娇美如花,美人出浴图啊江南赶忙擦擦流出的口水,坐直了身子,装作不经意的在几个美少女身上扫描,四个娇美的少女好像也不避讳江南这个禽兽哥哥,都用浴巾裹着娇嫩的玉体,一个个脖子下面都露出一片雪白来,头发还湿漉漉的,如藕一般的玉臂玉体晃荡着,一不小心就看到了腿根处的小内内,让江南的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小小南也像接到命令似的立正了,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坏蛋哥哥,你看什么呢好看吗”

  “好看”江南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忽然觉得自己太露骨,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到一边,几个女孩脸刷的红了,都看到了江南大腿中间鼓起的帐篷,不好意思的快速的坐到了沙发上,又为自己的身体能让这个帅气的哥哥产生反应而暗自得意。小妹子涵撅着好看的小嘴,一下扑到了哥哥身上:“坏蛋,不许看”小妹用肉乎乎的小手捂住哥哥的眼睛,一坐在了哥哥大腿上,正好坐在了江南顶起的帐篷上,那柔软的圆润的小翘臀摩擦着小小南差一点晚节不保,江南赶紧往后面撤撤身子,使自己的离开妹妹,控制自己的意念,让慢慢的消瘦下去。江南搂着小妹裹着浴巾的柔软香甜的少女躯体,感觉自己快要迷醉了,刚才喝的酒也拥上头,这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江南好不容易收回yin念,就提议:“来,摆桌子,咱们玩会儿麻将”“好啊,我要玩,”

  娜娜兴奋地叫道,于是,江南到阳台把麻将桌搬来摆在客厅,这个麻将桌是父母在世的时买的,那时左邻右舍楼上楼下的阿姨叔叔们经常来玩,江南偶尔也会上去摸几圈,江南把两边的布艺单人沙发摆好,娜娜一坐在客厅中间位置摆放的长沙发上。

  “我坐这里”丰腴的肉体就陷进了沙发,可惜身体被桌子挡住了,江南只能看到ru房往上面的一片雪白。

  子君和薇薇分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江南去自己的卧室搬来一把椅子坐好,妹妹子涵不会打麻将牌,就坐在自己怀里,几圈打下来。各有输赢,这时娜娜不干了,把牌一推:“这样玩儿一点意思也没有”“机会来了”江南想到。

  子涵的小手在我腰上狠狠的了扭了一把,小嘴凑到我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坏蛋哥哥,是不是很想看她们啊”我不得不装出哥哥的模样:“娜娜,这样不好,我们还是玩别的吧”话刚出口,就后悔的一塌糊涂,这个时候还装什么逼呀,真是脑子进水了。

  “子君,你呢”娜娜问子君子君又看看我:“我,我,怎么都行”“那好,现在都没意见了吧,子涵你不会反对吧”

  “我才不会反对呢,就让我哥哥都吃了你们”子涵比我多了,说着在我怀里扭动着,又到我耳边小声说:“坏蛋哥哥,我帮了你,晚上你要抱着我睡”我点点头。

  “那好,我说规矩了啊,很简单,谁输了,谁脱一件衣服,谁也不许耍赖,直到每个人脱完为止,如果谁先脱完,谁就必须听几个命令做一件事,怎么样”

  这时听得我顶起了帐篷,硬的生疼,妹妹子涵还在我身上扭来扭去,简直要了我的老命,我的隔着浴巾顶着妹妹柔软的粉臀,妹妹可能感觉到被我顶着不舒服了,干脆站了起来,我刚舒了一口气,结果妹妹又一坐了下来,刚才妹妹是调整姿势呢,这回好了,干脆一下子坐到了我的上。疼的我感觉被坐断了,我想,妹妹肯定是知道的,因为妹妹的呼吸有些不正常,妹妹子涵喘着香气又在我耳边说:色哥哥,是不是很爽啊,给你坐断,呵呵“好,我瞪了妹妹一眼,子涵看我瞪她,更得意了,轻轻地扭动粉臀,磨着我的,舒服的我倒抽一口冷气。

  “不要动了,在动哥哥就出丑了”我一下咬住了妹妹子涵香甜的小耳垂,妹妹一个激灵,软到在我怀里,幸亏有妹妹宽大的浴巾挡着,不然,真的就完蛋了。

  娜娜看着我的眼睛,好看的鸭蛋脸红红的,我嘿嘿的笑着看着娜娜美丽的脸蛋,娜娜迟疑了几秒:“脱就脱”说着就扯下了身上的浴巾,”

  我靠”看到娜娜完美无暇,雪白娇嫩的玉体,高挺丰满的玉乳,我有瞬间的眼晕,可惜,带了白色的罩罩,但是还是有些挡不住的粉白的嫩肉从边缝里挤出来,深深地乳沟,使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液。娜娜的下面还穿着,遗憾的是还坐着,桌子挡住了下身,使我欣赏不到下半身的春光,我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娜娜,“身材不错”“谢谢夸奖,别把眼珠子瞪出来”娜娜恨恨的说,却有掩饰不做的眼角的得意。

  子君和薇薇也红了脸,小声说:“”就赶紧看自己的牌,出的更加小心了,就怕待会自己输了,也要脱掉,我倒是无所谓了,反正我又不吃亏,输了就脱给她们看吧。对自己的身材还是有信心的,也够大,嘿嘿

  妹妹子涵不乐意了,柔软的粉臀在下面又开始磨动,我的早已经被刺激的老高,但是被妹妹的粉臀压着,好不爽快,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暗暗的调整了自己的位置,一下顶在了妹妹软软的臀缝里,

  我的被妹妹的臀缝夹着,妹妹又稍稍欠了欠臀部,把后面的浴巾拉了起来,我的就理所当然的顺着妹妹的臀缝顶到了妹妹那正在发育的柔软腿缝的凹陷处,我知道那是我亲爱的妹妹的娇嫩的花瓣,虽然隔着两层衣服,但还是觉得陷入了一点点,妹妹轻轻地哼了一声,不敢在刺激我了。我边摸牌边轻轻的蠕动着,真要命,这个时候我的心思也不再牌上了,随便乱出,管它谁胡牌,我都是胜利者。gui头处传来的极爽使我差点跑马缴枪要知道,妹妹和她们一样,只穿着乳罩和,而且浴巾里面光滑粉嫩洁白的身子紧紧的靠着我,我努力抵抗着喷血的,心里念着阿弥托佛。虽然是自己的妹妹,但是我也不怕妹妹说我是,因为至从父母去世后,基本上是每天晚上我抱着妹妹睡觉,这种亲密的接触已经习以为常。年轻人血气方刚,有时就会用顶到妹妹,妹妹可以说早已经习惯了,随着妹妹一天天的长大,我也自觉地和妹妹分开睡,很多时候都是一醒来,发现妹妹躺在我的怀里,我也懒得赶她走,毕竟妹妹不是外人,而且夜里也离不不开我,她一撒娇,我就投降。有时候也会狠狠的抱住妹妹,猛亲妹妹的脸蛋和小嘴,妹妹就咯咯咯咯的笑。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呢,妹妹是我这一辈子要呵护的人,更何况妹妹这么可爱,别人羡慕还羡慕不过来呢,有时候陪着妹妹逛街,看到他们羡慕的眼神,我就小小的得意,这就是我的妹妹嘿嘿。

  这一会的功夫,定瑜就放了炮,娜娜得意的哈哈大笑:报应来的真快呀,定瑜该你脱了,不要赖皮啊”“谁赖皮了,你才赖皮,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服吗”话虽这么说,可是一个黄花大姑娘在这么多人面前服,尤其这里还有一个男孩子的面前服,还是有些害羞,鼓了股勇气,在娜娜的不断催促下,定瑜一咬牙,浴巾滑落座位上,本身下意识的两只胳膊捂住了前面两个带着白色乳罩,小包子一样的玉峰。脸上更是红扑扑的好看了,我看着定瑜白嫩光滑,散发着青涩光泽的玉体,也不忘调侃“定瑜的身材也棒极了”定瑜羞红着脸,大大的白了我一眼:“坏哥哥”“好了,不要说了,快打牌,你也有脱的时候”娜娜不耐烦的催着,有些吃醋的剜了我一眼。

  “你催吧,小心一会儿光你嘿嘿”妹妹子涵不忘给我出气,看她们一个个紧张的模样,我就好笑,为了让她们尽快,好好欣赏她们青春曼妙的玉体,满足我的yin念,我加快打牌的节奏。不一会,我胡了,这回是娜娜点的炮,娜娜也豁出去了,二话不说,就脱了白色的罩罩,当那一对挺拔圆润的玉乳,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再也不淡定了,那玉乳峰顶的粉红色的小乳头,早已硬立如豆,微微颤动着,骄傲地宣誓

  《都市小子采花实录》由小说坊全文字更新请收藏本站域名: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说坊”,谢谢大家捧场!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南昌新闻网-全国重点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