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士在机缘巧合之下 进入了一个耳朵里的国度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07-14 03:29

  唐玄宗开元中年,进士张佐在鄠杜一代游历。有一次在郊外看到一个老头,骑着一匹四蹄雪白的青驴,背上还背着一个很大的鹿皮包。老头须发皆白,面色红润,仪表堂堂。张佐见这个老头相貌不凡,就试探着与他搭话,问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老头只是对他友好地笑了笑,却不回答他,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张佐更加好奇,于是骑着马与老头并驾齐驱,再三追问。老头被他问的不耐烦了,生气地呵斥道:“你这个小子,你以为你是谁,竟敢对我严加盘查,我又不是囚犯,为什么要告诉你?”张佐笑着赔礼说:“我见您老人家仙风道骨,不由得非常敬佩,只是想听听您的故事而已,哪里敢盘查您呢?”老头说:“我没什么故事可以告诉你,你一定是欺我年老,拿我消遣呢。”说完就拍打着毛驴急急往前奔去,张佐坐在马背上,不紧不慢地跟着他。

  天色将晚的时候,前面路旁出现了一家客栈,老头进到客栈里,枕着鹿皮包休息。张佐也在客栈里住了下来,因为一路疲劳,便要了一壶酒,看老头还没有睡着,就小心翼翼地邀请他共饮。没想到老头立即跳起来说:“孺子可教,我最爱喝酒了,可惜没带钱,你怎么这么了解我的心意呢!”说罢与张佐痛饮起来。

  张佐见老头越喝越来劲,越喝越高兴,便让店家多拿些酒来,随便他喝。趁着老头正在兴头上,就请求他说:“我年纪太小,经历的事情不多,所以孤陋寡闻,希望您老人家给我讲一些您的经历,以便增加我的见识。”老头一边喝酒一边说:“我所经历的,不外是从梁朝到本朝这几代的事罢了,这些事在史书上都有记载。看你的样子,像是个读书人,我不信你没读过。”

  张佐一听老头这话,大吃一惊,连忙问道:“梁朝自打梁武帝建国,到现在已经二百多年了,您莫非有二百多岁了?”

  老头笑了笑,又灌了一大口酒说:“史书上写过的事,我就不说了,告诉你一些我的亲身经历吧。我在北魏的第二年出生在扶风,姓申名宗,因为非常仰慕北齐神武皇帝高欢,所以后来改名叫申观。十八岁那年跟随常山公于谨到荆州去讨伐梁元帝,大将军凯旋而归后,我们的部队被命令留守江陵。有一天,我晚上睡觉,梦见两个穿着青衣的人对我说:‘吕走天年,人向主,寿不千。’醒来后,我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个梦预示着什么,便到江陵的市集上去找占梦人。占梦人对我说:‘这个梦很明显地预示,只要你离开军营,放弃仕途,就能获得很长的寿命,但是不超过一千年。’于是我就向主帅拓跋烈申请退役返乡,很快就被批准了。临走前我到占梦人那里去告别,并且问他:‘回家的事已经办成了,要想长寿还需要做些什么?’

  占梦人对我说:‘实话告诉你吧,你前世叫做薛君胄,独自居住在鹤鸣山下,家有三间草堂,门外有泉水与怪石,遍地奇花异草,风景十分秀丽。你喜好服用一种丹药,名叫术蕊散,这种丹药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你还喜欢收罗一些奇异的书籍,每天高声朗读黄老之书一百页。有一年的中秋,你一个人对月独饮,喝到酣畅时高声啸叫道:“薛君胄诚心向道多年,难道天地之间竟然没有一位上仙得闻吗?”叫声未落,忽然觉得两只耳朵里传出车马的轰鸣,又加上酒意上涌,于是坐在那里昏昏欲睡。谁知脑袋刚刚垂下,就看见一辆小车从你的耳朵里跑出来。这辆小车十分精致,高约两三寸,有红色的车轮和青色的车盖,用一头红色的小牛犊拉着。车上有两个戴着绿头巾,围着青披肩的小童,身长不到两寸。他们走下车对你说:“我们从兜玄国来,碰巧听到您在月下长啸,声音清澈,韵律激越,我们很是敬慕,所以想听听您的高论。”

  你非常吃惊地说:“兜玄国在哪?你们明明是从我的耳朵里出来的。”童子笑着说:“兜玄国是在我们的耳朵里。”你更加吃惊地说:“你们身高不满两寸,耳朵里要是还有国土的话,那这个国家的人,估计已经小的看不见了。”童子说:“这不怪你,这种情况本来就不是你所能理解的,其实我们的国家与你的国家并没什么不同。你如果不信,我们就带你去看看,如果机缘已到,你就可以留在那里,永远摆脱轮回之苦了。”

  说罢,一个小童便侧过耳朵来让你往里观看。你往里面一瞧,但见小童的耳朵里别有天地,一座座山峰高耸入云,清澈的河流盘旋曲折,山下花木繁盛,一栋栋精美的房屋点缀其间,这里的风景美得犹如仙境。于是你恍惚之间,不知不觉就走了进去。进到这个仙境一般的地方后,你很快便来到一个大都市。只见城池楼阁层层叠叠,无比壮观华丽,都是你无法想象的。你正在街头彷徨,不知所措的时候,原先的那两个小童已经站在你的身边,小童告诉你说:“我们这个国家与你的国家相比如何?既然你已经来到了这里,就跟我们一起去拜见蒙玄真伯吧。”

  蒙玄真伯是这座城市的主宰,居住在一座巨大的宫殿里,宫殿装饰得金碧辉煌,美轮美奂,室外用白玉铺成道路,室内挂着翠玉色的帷帐。蒙玄真伯的宝座位于正殿中央,他身穿绘满日月云霞的绣袍,头戴一顶通天冠,冠上的流苏下垂到脚面。四个粉妆玉琢的侍童站立在左右,两人手持白玉拂尘,另外两人手持犀角如意。

  你跟随原先那两个小童走进大殿之后,见他们恭敬地拱手行礼,并且不敢抬头仰视,你也就学着他们的样子,低着头站在一旁。不久之后,一个头戴高帽,身穿绿袍,官员打扮的人走上前来,冲着你高声宣读蒙玄真伯的旨意:“自从开天辟地以来,世界上分化出亿兆国土。你虽然沦落到卑贱的国土,却能来到此地,这正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况且你向道之心一片赤诚,上邦诸国均已知晓,所以现在任命你为主箓大夫,执掌符箓图籍。”你连忙行了大礼,拜谢接旨,然后走出门来。门外早已有三个身着黄帔的礼宾官给你引路,送你到了一处官署。

  你到任之后,查点这里面的文书典籍,可是上面的文字,你大都不认识,很久也没有人前来交代你什么公务。但你身边的侍从很多,只要你心里想要什么东西,不必开口吩咐,侍从们就立即奉献上来。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你整日闲暇无事,不觉有些烦闷,忽然产生了回家的念头。于是赋了一首思乡诗,诗云:

  写成后被原先那两个童子看到了,童子愤怒地冲你嚷道:“我们原以为你性情淡然,向道之心坚定,所以才带你来到这里,没想到你污浊的心态,到现在也没能完全消除,你的故乡如此的衰败不堪,很快就会毁灭,还有什么值得你怀念的呢?”

  说完立即驱逐你离开,你忽然觉得身体一沉,好像从半空中摔落到地上。你四处一看,原来是从童子的耳朵里掉了出来,回到了鹤鸣山下的家里。等到回头再看那两个童子时,他们已经踪迹全无了。

  你非常懊恼地爬起来,走到外边去询问左右邻居,问他们是否看见那两个童子。邻居们看见你很惊讶,都说没见过什么童子,并问你这几年去了哪里?你不想与他们纠缠不清,便回到了屋里,越想越觉得后悔,没过多久便死去了。死后又转世到了申家,也就是现在的你。我就是原先那两个童子之一,因为可怜你一世的修行化为乌有,所以在你今生,赐予你千年之寿,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

  说完就从嘴里吐出一条一尺多长的红绢,令我吞下,占梦人随即显现出童子真身,转瞬间就幻灭了。从此之后,我不再生病,也不再衰老,到现在已经活了二百多年了。我周游了天下所有的名山,见到了很多奇异事情,经历了人世间许多次的改朝换代。我把我的见闻,全都记载了下来,放在了这个鹿皮包里。”

  老头又大口喝了一口酒,顺手拿过鹿皮包,从里面取出两轴特别大的书,书上的字却非常细小。张佐看不清楚上面写了些什么,就请老头给他读。老头展开书卷,一点点地给张佐讲了起来,刚刚讲述了十几件事,张佐就不胜酒力,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第二天他醒来一看,老头已经不见了。张佐急忙四处去寻找他,但始终也没有找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南昌新闻网-全国重点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