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抓医生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10-17 08:56

  龙宫之中凡人的数量已经达到了50人,汉人4个,老挝人19个,其余的都是青蟹们零零散散从新澜沧江入海口两岸抓来当奴隶劳工的越南人。

  这一天,不管是汉人、老挝人还是越南人,不管是平民身份的季玟一家三口、奴隶工头身份的潘塔还是奴隶劳工身份的其他人,都在欢庆除夕、欢庆新年。

  之前敖汤多次转运物资进来,龙宫中已经拥有大量的物资储备,还建好了冷库,储藏着米面瓜果蔬菜肉类。龙宫中也有开辟好的菜地和养殖场,能提供少量新鲜蔬菜、肉食。

  在季明诚和潘塔的指挥下,50人包了饺子,烧了好多菜肴,又专门向青甲申请,得到允许后领取了啤酒,在龙池湖畔吃了一顿年夜饭。

  不止是年夜饭,季、潘两人还开了一个新年晚会,不管有没有才艺,一个个都上前露两手,哪怕五音不全也可以吼几句当歌。有的人是迫于无奈,只能苦中作乐;有的人则已经认命,安于现状,觉得在龙宫中活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反而能真正的快乐起来。

  季玟算是后者,但想想以往的新年,还是忍不住有些感慨:“没有烟花可看,不能走亲访友,终究有点冷清啊。”

  季玟妈也道:“是啊,唉,八点了,2013年春节联欢晚会要开始了吧,可惜我们看不到啊,我可是每年都看的,错过了真有些遗憾。这龙宫中虽然水土宜人,但收不到外界的信号,实在是缺憾啊。”

  季明诚安慰着老婆、女儿,道:“现在看来,敖汤也是个好说话的,等下次见面,请求请求,让他从网络下载了,带给我们看看。”

  季玟妈左右望望,说道:“这里可是龙宫啊,那边还有蟹将们守着,神话一般的地方,谁知道它们有没有千里眼、顺风耳这样的神通?”

  说着说着,季玟妈又看了看女儿,焦虑道:“老季,我们这辈子是肯定只能呆在龙宫里了,我们俩倒是没关系,可小玟……小玟大好青春,总不能在这里孤老一生吧?龙宫中就这么点人,**得到良配?那个沐青山,年龄倒是合适,相貌也不错,可听小玟说他不是个好东西。而那些老挝人、越南人,虽然也有几个年轻的,可都黑黑瘦瘦,东南亚的人种怎么看都不顺眼。”

  季明诚不由点了点头,他倒没什么种族歧视,但还是理所当然的觉得老挝人、越南人配不上他的宝贝女儿。

  季明诚叹气道:“唉,这个暂时也不急,或许以后敖……龙王真能把这个龙宫扩建成大型都市,到时自然会抓更多的人进来,真要有个几万几十万人,自然能找到适合小玟的。”

  季玟妈担忧道:“可这位龙王似乎不会无缘无故抓中国人进来啊,小玟是撞见他盗宝,我们是因为小玟,那个沐青山是自己找死。”

  季明诚咂了咂嘴,想想也是,那怎么办?难道特意请求敖汤,去突袭中国沿海的某些大学,抓个几千几万的大学生进来?想来敖汤不会答应的。

  夜渐渐深了,众人相继睡下,住宅区还没完全建好,但已经搭建了不少简易房,优先提供给季家、潘塔以及工作努力的劳工。正好梦呢,忽然响起敲门的声音,咚咚咚的敲个不停。

  “苏婕你躺着,我去看看。”季明诚爬起身来,开门一看,果然是青蟹,按下心内的不满,恭声问道:“蟹将大人,有什么事吗?”他还分不清楚眼前这只青蟹到底是青啥。

  “呃。”季明诚愣了愣,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凌晨3点,这后半夜的敖汤来龙宫干吗?而且敖汤并不是讲排场的人,来龙宫也不用这里的平民、奴隶们列队迎接啊?是有其他事吧?

  季明诚点了点头,现在50人中并没有真正的医生,但一些简单的急救还是有不少人会的,有的人以前还曾接受过一定的急救培训,龙宫中也储备着不少药品,包括多种军用急救包、户外急救包。

  季明诚叫起苏婕,隔壁房的季玟也已经起床了,又到奴隶区叫了潘塔,再把几个有急救经验的劳工都叫醒,洗了冷水脸,彻底清醒,开始领取急救包进行准备。

  章甲受伤了,章甲是什么人?那是巨章队的队长,是水族委员会的,这种身份必然是龙王陛下的心腹啊。龙宫之中龙族为尊,水族其次,然后才轮到他们这些凡人,可以说是阶级森严,现在身份尊贵的章甲受伤了,正在痛苦之中,奴隶们怎么可以没心没肺的安然睡觉?即便他们帮不上忙,也该在一边候着。龙王宽厚,或许不会计较,但作为底层的奴隶劳工不能因为龙王的宽容就忘了尊卑。

  敖汤将巨章的身躯轻放在地面上,说道:“季教授、潘塔,你们看一下,章甲中了埋伏,中了大剂量的气体,还有枪弹、手雷的袭击……”

  季明诚和潘塔对视一眼,气体能对水族有效?那对龙族有没有效果?还有这遍体鳞伤的样子,水族抵挡不住枪弹、手雷?还是说被之后防御力降低了?

  不止他们两人,更多的人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本来以为龙宫拥有压倒一切的力量,但现在看来,人类未必没有反抗之力啊。

  有的人想的更深些,之前闹鲸灾时,以美国之强仍然束手无策,可见水族在海中应该是无敌的,刚才龙王说是埋伏,莫非章甲上岸后受到了伏击?若是如此,以后或许会形成龙宫掌控海洋、人类掌控陆地的格局吧?

  季明诚道:“龙王陛下,简单的急救没问题,但您刚才说大剂量气体,会不会造成什么妨碍、有没有什么后患,还有失血过多的救治,这些都需要专业的医生来诊治。”

  敖汤又吩咐了青甲一声,青甲很快拿来一个笔记本,开机之后,蓝甲在键盘上一阵急按,找到了越南首都河内的详细卫星地图。

  潘塔询问了几个越南人,回答道:“河内相对来说比较好的医院,有越德医院、白梅医院、圣保罗综合医院……”

  敖汤嗯了一声,澜沧江改道形成的巨大洪灾早已退去,经过两三个月,想必河内已经有所恢复,越南政斧和河内人民大概正做着复兴的美梦呢,那真是抱歉了。

  敖汤毫不内疚的走入龙宫中枢,片刻之后,龙宫开始移动,新澜沧江入海口的水势开始变化,大浪卷起、漩涡生成,原本由江入海的格局迅速逆转,在龙王的驱使下,海水倒灌江口,竟然逆流而上!

  因为佛祖显灵,老挝已经放弃了疏导澜沧江回原本河道的努力,越南这边迫于无奈,只能开启“北水南调”的工程,修建从河内到胡志明市的贯穿南北的大运河。这样巨大的工程自然不是两三个月就能完成的,以越南人的工作效率,两三年都完不成,大工程往往伴随着大风险,自然的伟力不是那么容易引导和驯服的,期间导致洪灾也未尝不可能。但不管如何坎坷,北水南调寄托了越南人的希望。

  秘书报告道:“,是海水倒灌,新湄公河入海口那边已经出现了海啸飓浪,洪峰正向内陆而来!”

  越南难以置信,作为一国领袖,能力和见识不会差到哪里去,海水倒灌是很正常的现象,很多沿海地区都有,但能影响的也只是沿海而已。江河入海乃是地势所致,哪有大海入江的道理?再怎么倒灌也不可能形成深入内陆的洪峰啊!河内距离入海口上百公里,再怎么说也灌不到河内来吧?

  越南政要们急了,被召集而来的越南学者们傻眼了,湄公河可是世界级的大江,这样的江河裹胁数千公里的河流,拥有无穷的力量和惯姓,怎么可能被海水倒灌好几十公里呢?而且还在继续深入!

  “科学?哈哈哈!”越南某个科学家发疯似的笑道,“上次佛祖显灵科不科学?亚特兰蒂斯出现科不科学?老子学了一辈子的科学,临老了才发现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科学的。”

  越南满脸颓丧,只剩50公里了,不,以最新的数据只剩46公里了,这场洪灾突如其来,速度如此之快,过不了多久就能抵达河内,更该死的是,现在天还没亮,大多数人还在睡觉啊!

  留给河内人的时间或许连半个小时都没有,而河内这种大城市的全民疏散,根本不是几个小时就能完成的,现在能够做的是转移重要人物和重要人物的家属。

  “手机短信通告全民,电视台也通告,军警巡逻城区,用高音喇叭……各单位开放高楼、高地、平台,通告人民就近避难。”

  天还没亮,洪峰伴随着暴雨,天上乌云密布,一片乌漆麻黑,即便是灯光也照射不出多远,一个巨大的浪涛直接扑向医院。医院中的人已经全部转移到了高层上,现在这个时间,也只有急诊医生、住院医生,敖汤直接驱使洪水淹没一楼,命令道:“青蟹队全体出动,蓝甲也去,上楼抓捕一切貌似医生者,也要。”

  住院和急诊的病人显然也都转移到高楼了,上楼抓医生,肯定会被众多病人目击到,难道要起雾遮掩?“亚特兰蒂斯”的章鱼、鲸鱼们已经在人类面前展现过起雾的能力,要是这边也起雾,会不会让人有所联想?

  还是把病人也全部抓进龙宫?按潘塔说的,越德医院有1000张病床,住院的病人肯定有好几百,这么多病人抓进龙宫,万一什么传染病的岂不糟糕?即便不传染,龙宫也不会要病人啊,病人可不是合适的劳工。

  敖汤皱了皱眉头,算了,以往鲸灾击沉了数以千计的商船、民船,船上的人可以说死的很冤,上次的澜沧江改道也导致了大量越南平民的死亡,既然已经满手血腥,那也不必再悲天悯人冒充什么好人了,坚持不杀本国的无辜同胞就够了,越南人什么的去死好了。

  龙宫如同下饺子一般,一个个医生从水幕中落下来,敖汤数了数,加上都不到一百人,医生只占一小部分,不由叹了口气,轮值的毕竟是夜班啊,如果这些不行,只好去抓下一家医院。

  “呃,我前段时间看一部中国电视剧,妈祖还是人类林默时,就曾经给海龙王看过病,妈祖大人真是太厉害了。”

  片刻的议论之后,医生们终于安静下来,因为十只巨大的螃蟹包围着他们,举起了狰狞恐怖的螯足,让人恐惧的吞口水。

  敖汤微微颔首,潘塔立刻上前一步,以越南语说道:“越德医院的医生、们,今天是你们一生中最幸运的曰子,伟大的澜沧江龙王陛下征召你们进入龙宫,你们将从此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安宁、最神圣的龙宫之中。听着,越南作恶多端,你等都有原罪,在龙宫中生存之时,必须常怀感恩之心,努力劳动,报效伟大的龙王陛下。现在,体现你们价值的时候到了,伟大的龙王陛下麾下的尊贵水族章甲受伤了,来展现你们的才能吧,只有如此,你们才能幸福的在龙宫生存下去,否则……”

  龙王麾下名叫“章甲”的巨章受伤,为了医治,仅仅是为了医治这条章鱼,龙王就发起了大洪水,淹没了我们的首都,淹没了我们的医院,还杀光了我们的病人,这是为了消灭目击者吧?

  “丧心病狂!刽子手!”一个年轻的越众而出,以大无畏的精神指责道,“仅仅是为了救一条章鱼,竟然如此残忍,你们,你们一定会下地狱的!”

  敖汤不置可否,其实他用不着潘塔翻译,龙宫中有珊瑚的部分支线,而珊瑚早就掌握了越南语,在说话之时,便已经实时翻译了,不过上位者不需要向属下展露全部底牌。

  见龙王没有具体的指示,潘塔只能自由发挥,呵斥那个:“蠢货,什么叫仅仅,章甲大人是尊贵的水族,为了救治章甲大人,再大的代价都不为过。而且地狱,哈哈,龙王陛下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存在,即便有地狱,地狱也必然会臣服于龙王陛下。现在,你们只有两条路,如果想选死路的话,我会成全你们,那里就是刑场!”

  潘塔指着一个方向,那里竖立着几个血色木桩。龙宫中原来的凡人不由颤栗,像季玟,生出不忍之心,像沐青山,则是恐惧之心,尤其是27个已经臣服的越南人更加害怕。

  这两个月中,青蟹们零零散散抓进来的越南人可不止27个,之所以只剩下27个,是因为那些不肯服从、企图逃跑的越南人,还有在工作时消极怠工的越南人,都已经在那几个血色木桩上被处死了!

  那个看了看木桩,并没有退缩,或许是因为了她的病人,使得她出离愤怒、出离恐惧了,她还在说话。

  “龙王,洪水,传说中龙王确实能发洪水,这次洪水是你发起的,那上次呢,湄公河改道也是你?罪该万死的孽龙!改道那次大洪水,数以万计的人死亡啊,明年或许还会引发饥荒!”

  “佛祖显圣?为什么佛祖还要阻止湄公河疏导,难道和你这个龙王是一伙的?还是你这条孽龙弄出来的花样?”

  随着的怒斥,又有几个医生被激发了勇气,站到了这个的两侧,声讨万恶的龙王。但更多的医生却悄然退了几步,彼此交换着眼神:“天啊,小阮疯了吗?我可不想死。”

  见这个还在喋喋不休,潘塔脸色一黑,这怎么行?这岂不是让龙王陛下质疑我控制场面的能力吗?

  潘塔最亲信的几个老挝奴隶扑了上去,轻而易举的压制了阮的反抗,在龙宫中生活了几个月,奴隶们早已发觉自己的体质、力量、速度都有提升。

  当阮左右的几个人企图救援时,潘塔一挥手,又有奴隶劳工分别扑了上去,不一会儿,木桩上已经挂了四个人。

  敖汤习惯放权,潘塔和季明诚对视一眼,潘塔并没有大包大揽的负责一切,在杀鸡儆猴之后,将后续工作交给了季明诚。权力分割,是他们的智慧,一人霸权只会自取灭亡,更何况季明诚的地位本就高于潘塔,虽然后者作为奴隶的工头,实权更大。

  季明诚上前一步,用汉语说道:“很好,现在我们开始工作,首先统计你们的科室。你们之中有懂汉语的吗?可以为我担当翻译。”

  形势比人强,既然不想死,那就只能服从,麻木的服从不如主动的配合,或许能得到龙宫的垂青,以后活得更好。

  很快,医生们的科室就统计了出来,越德医院是越南最大的外科手术中心,外科的一位著名教授今晚正在医院值班。

  在季明诚的分派之下,很快形成了以这位阮和平教授为首的医疗班子——相比于老挝人,越南人的姓名比较贴近中国。

  阮和平教授看了章甲的情况,又检查了龙宫现有的医疗器械、药品,说道:“我需要一些仪器做检查,嗯,在越德医院住院大楼三楼的房间中有。”

  潘塔立刻为敖汤翻译,敖汤点了点头,道:“仪器马上去取,阮教授,我期待你们尽心尽力的工作。看起来你在这群医生中颇有威望,希望你能承担更多的责任,龙宫也会予以肯定和回报。此外,要想在龙宫的体系中获得地位,汉语四级是必须的,请努力学好汉语。”

  医疗很快开始,阮教授带着助手们稀释章甲体内的成分,随后开始手术,但很快就遇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龙王陛下,这个,章甲大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但……”他看了看从越德医院中取出来的血浆袋,“人类的血能用吗?不会排斥吗?”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南昌新闻网-全国重点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