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韩国的一个发布会 《冰雪奇缘2》上了知乎热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12-03 10:05

  11月22日上午,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在首尔举行了紧急新闻发布会,多位导演联合《冰雪奇缘2》的排片占比过高,并提议通过立法限制“银幕垄断”,给所有电影以足够的生存空间。

  同日,《冰雪奇缘2》在中国上映,上映首日排片占比达到36.4%,次日上涨到43%,下周的预排片超过50%,目前累计票房达到2.4亿。国内暂时没有出现《冰雪奇缘2》排片占比过高的迹象出现。

  在此之前,韩国电影市场就经常提到“银幕垄断”一词。“银幕”指代电影院的排片,单部电影的银幕数越高,在电影院里播放次数就越多,也就等于排片占比越大。一旦形成单部电影的“银幕垄断”,同时段上映的电影几乎没有翻身的机会。国内也曾多次发生小众电影排片过低、惨淡收场的案例。

  电影热度和排片占比,其实是一个“鸡生蛋”的问题。排片高的电影有更高的热度,而高热度的电影也理应得到更多排片。然而,“内容为王”的时代,依旧要靠院线排片来保护电影,也暴露了电影产业结构不平衡的问题。

  11月21日,《冰雪奇缘2》在韩国上映。数据显示,《冰雪奇缘2》上映前的预售观影人次就高达110万,上映第一天的观影人数高达60万人次,上映两日突破124万。

  和中国电影市场的习惯不同,韩国电影市场更看重观影人次。考虑到韩国总人口仅为5000多万,电影市场的评价标准比中国要低,100万观影人次就是“高票房”的表现。

  在《冰雪奇缘2》上映前,郑智泳导演的电影《黑钱》领跑韩国票房榜,11月13日上映,五天后观影人次突破100万。

  然而,郑智泳导演在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冰雪奇缘2》上映的当天,《黑钱》的观影人数从90万下降到30万,“这样的下降是在一天内发生的,我要对这一不公平的现象提出申诉。”同时,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指出,《冰雪奇缘2》目前的排片率为63.0%,完全压制了其他电影的生存空间。

  委员会声明说,此次发布会的目的不是打压《冰雪奇缘2》,而是希望推动相关法律和政策的实施,来解决“银幕垄断”这一长期存在的问题。

  从制作水平来说,韩国电影已经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在国际上屡创佳绩;但是韩国的电影市场规模并不算大,“银幕垄断”的问题最受诟病。

  2015年8月,电影《老手》在韩国上映,狂揽1000亿韩元(6亿人民币)的票房,累计观影人次超过1340万,几乎每4个韩国人中就有一个在电影院看过这部电影。最终,该片荣登2015年韩国票房冠军,并跻身当时的韩国影史前三。(注:该片后被中国翻拍为电影《“大”人物》,由王和包贝尔主演)

  两年后,当《老手》的导演柳承莞带着新作《军舰岛》回归的时候,很快收获万千期待。7月26日上映第一天,在整个韩国不到3000块银幕的情况下,《军舰岛》创下了单日占领2027块银幕的惊人成绩,超过此前《美国队长3》的记录,成为韩国影片银幕数之首,也引起了诸多电影人的不满。

  韩国的特殊情况是,电影制片公司旗下就拥有数量庞大的连锁影院,一旦制作团队和电影院线相互勾结,很容易形成“银幕垄断”。

  对此,韩国电影界纷纷呼吁要为电影银幕占比设限,让所有电影都能有发展空间,保证电影产业的良性发展。

  《冰雪奇缘2》是迪士尼推出的典型商业电影,同时段上映的《黑钱》则是一部基于韩国国情的“反腐”电影。二者的票房比赛,也是韩国本土电影和外国进口电影的战争,别有一番深意。

  和中国一样,韩国也有“国产电影保护”的说法。上世纪50年始,韩国就有了保护电影产业的意识,此后通过大量扶持政策,以期推动国产电影的发展。

  自从 1966 年实施“电影法第一修正案”开始,韩国政府就规定了每年影院必须上映国产电影的天数,该模式称为“银幕配额制”。1985 年以后,“银幕配额制”规定每年至少要放映146天国产电影,以防止影院为了利益只播放进口。

  到了2006年3月7日,韩国国务会议通过缩减电影配额制的试行令改进案,将至少放映146天国产电影的时间减半为76天,引发了诸多争议。

  “国产电影保护月”其实并不是民间的戏称。2004年,国家电影局为了扶植国产电影,口头下达通知,希望全国院线月期间,减少引进海外分账,目的在于提高国产片每年到票房占比,业界将这段时间称为“国产电影保护月”。

  早先时候,“国产电影保护月”一度让电影爱好者叫苦连天。春节和暑期之际,正在国外热映的都要推迟1-2个月才能在国内上映,而在映的国产电影很难得到好评。

  2019年,情况似乎不一样了。6月28日上映的《蜘蛛侠:英雄远征》和7月12日上映的《狮子王》,都比北美还提前上映;8月还有《愤怒的小鸟2》和《速度与:特别行动》,也都在北美上映的一个月内就得以在国内上映。

  有人将其归因于国产电影开始频出佳片,可以正面迎击好莱坞;也有人认为这其实是中国电影疲软的表现,需要靠热映的进口来弥补票房缺口。

  唯一不变的依旧是院线》在中国上映,为了不和这部注定主宰院线的电影遭遇,《东北往事二十年》《九龙不败》《一个母亲的复仇》等电影纷纷改档。随后几日,《复仇者联盟4》的排片占比几乎都在80%以上,甚至超过90%,连续9天单日票房过亿。

  对此,《地久天长》的主演王景春怒发微博,难掩嘲讽的意图:“必须100%排片啊!”随后又发微博澄清:“我今天的确有点酸,但酸的不是漫威电影和观众,而是环境本身,希望不同类型的电影有自己的空间。”

  事实上,排片和口碑互相影响,共同作用于电影票房。在《地久天长》和《复仇者联盟》的情况中,很难断言哪一方的作用力更大。

  不过,从目前电影市场的产业模式和观众的观影习惯来说,院线方的力量经常大于观众的口碑效应。随着电影市场的下沉,将会有更多看重社交和娱乐性的人群加入观影队伍,院线排片数据能起到一个关键性引导。

  2016年5月,电影《百鸟朝凤》的制片人方励在微博开启了直播,讲述了《百鸟朝凤》的幕后故事。直播结束前,方励对着镜头双膝下跪,恳求院线经理在接下来的周末增加《百鸟朝凤》的排片。

  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方励表示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争取院线和观众,也是他们的最后一线希望:“这个周末又有几个新片要上……就只剩明天后天这个周末,今天1.2,明天就是零点几,这个周末就没(排片)了。”

  方励还说,当时《百鸟朝凤》的排片是从2%跌倒1.2%的,此前他担任制片人的电影《后会无期》排片从38%掉到24%,接下来的预排片就变成10%。排片占比的下跌是速度极快的连锁反应,他的下跪实属无奈之举。

  5月12日,上映6日的《百鸟朝凤》累积票房只有322万元。方励直播后的那个周末,《百鸟朝凤》的排片占比达到4.4%和7.2%,到18号《百鸟朝凤》的票房已经接近4000万,最终总票房超过8000万。这部豆瓣评分8.1分的佳片,也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成绩。

  电影档期是一门学问,合适的上映时间可以造就一部“爆款”电影,而不合适的档期有可能让同一部电影迅速“扑街”。但是,“院线垄断”则是另一种概念,排片是影院的商业行为之一,既有可能是市场驱动的结果,也有可能是看不见的行业潜规则。

  2016年,Netflix的CEO里德·哈斯廷斯曾公开表示,电影院线已经形成了寡头垄断。在大部分国家,所有电影的正规分发模式分为三轮,首先都是在影院播出,其次制作成DVD,最后才会出现在视频网站上。在中国,一般会省略第二个步骤。

  在这样的情况下,院线排片是所有电影的必争之地,垄断院线就能控制票房,而票房分账往往也能让电影院赚得盆满钵盈。一旦电影院和电影制作方达成协议,巨头影视公司就能垄断银幕,观众在选择影片上将会变得十分被动。

  大制作电影靠排片刷票房的同时,其他电影的排片空间被挤压,观众数量不足,无法引起大众反响和二次传播,继而影响接下来的排片情况,陷入恶性循环。

  同时,一旦影视制作方将院线也划入自己的产业链,这样的情况会更加严重,这种模式在上个世纪初曾在好莱坞风靡一时。

  189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谢尔曼反托拉斯法》,即反垄断法,试图打击当时市场上的寡头垄断现象。当时,美国的电影产业由八大制片厂主导,凭借强大的资源和资本力量,他们自己制作电影,自己发行,在自己公司的电影院里放映,是不折不扣的“垄断市场”。

  经过长达20年的官司,最终法院终于在1948年判定八大制片厂存在垄断行为,并在反垄断中增加了《派拉蒙法案》,规定电影公司不允许拥有院线业务,从而给予了小公司和独立电影一定的发展空间。

  如今,类似的垄断现象也在中国发生。此前,冯小刚曾指责万达院线垄断电影市场,打压《我不是潘金莲》,猜测原因在于《我不是潘金莲》由万达影视的竞争对手出品和发行。

  在国产电影走向成熟的道路上,小众电影渴望排片保护,利益驱动的院线垄断急需解决,和下跪总不是长久之计。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南昌新闻网-全国重点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