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潮的新闻资讯

空想社会主义者傅立叶构想中的社会是什么样的

2019-04-30 01:06栏目:社会作者:admin
TAG:

  10月10日是法国思想家傅立叶忌辰。作为三大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家之一,傅立叶以批判资本主义制度,尤其是批判资本主义商业闻名,他曾将资本主义文明视作“复活的奴隶制”。

  很长一段时间,空想社会主义思想被视为马克思主义思想的重要来源。当我们今天再度翻开他们的皇皇巨著时,可以发现除了猛烈的批判,还不乏对未来社会的丰富构想。这些构想中,有的可谓“精准”预测未来社会,成为后世主义者不懈奋斗的目标。也有许多在今人看来都是奇谈怪论的幻象,例如海水将变成可口的饮料、“行星可以交配”……

  那么,空想社会主义者傅立叶的笔下,理想的社会长什么样?今天,一起从《傅立叶选集》中来读一读。

  在傅立叶的憧憬中,整个人类生活会存续八万年,对应着个人成长的童年、青年、老年阶段。前五千年是第一个阶段,像一个人的童年时代。随后的七万年,则迈入和谐生活阶段。七万五千年后,人类社会迈入晚年,开始不和谐,直至第八万年,人类生活将来到终点。

  在占重要部分的七万年和谐社会期间,人类社会由一个个基本细胞构成,这些细胞被称为“法郎吉”的协会。每个协会中,需要考虑人类的不同性格、劳动爱好,按照人类的爱好、癖性区分,傅立叶认为人类可能有的性格总数为810种,因此,在法郎吉中,要让这810种性格的个人都能找到他爱好的工作。例如,有人喜欢泥泞,便安排他从事“脏活”,有人是标准“吃货”,傅立叶也为他们考虑了专门的职位。

  每个工作还都要设置副职,因此乘以二,得出一个法郎吉的正常规模为1620人,由于存在各种增减的可能性,傅立叶最终确定一个法郎吉的人口在1600到2000人之间浮动。

  这样的人口规模,决定了法郎吉的建筑,人们全部居住在法郎吉中央的一所公共大厦中,大厦的中央部分有各类公共服务空间,有食堂、图书馆、教堂、花园……大厦的一侧是有噪音的工场,铁工厂、儿童工厂都聚集在此。另一侧则是用于集会的大厅和住宅。

  更精彩的是,法郎吉中的人不再需要为天气而忧愁,大厦有一整片屋顶,还有暖和的长廊与地下走廊将法郎吉中的各个主要建筑相连,人们可以通过走廊在住宅、图书馆、工厂、花园中自由行走,丝毫不用在意户外的天气如何。

  法郎吉里的人也不会坐吃山空,他们非常爱好劳动,在其中,没有人被强迫劳动,因为每个人都能根据自己的爱好选择劳动,纺织、畜牧,甚至如果只是单纯热爱吃吃喝喝的人,也能找到自己可以从事的工作。

  不过,强调劳动对个人情感的满足只是一方面,傅立叶还十分现实地考虑到法郎吉中的需求和分配问题。因此他主张将劳动者分成各个工作小组,称之为“谢利叶”,每个谢利叶与一定种类的劳动有关,例如果园谢利叶、保姆谢利叶、纺织谢利叶等。

  法郎吉里的成员根据自己的爱好选择多个谢利叶进行工作。例如,一个成员在玫瑰花谢利叶中培植各种玫瑰花,第二天,他就换到另外一个谢利叶中工作,成员们通过每天的劳动转化,以此满足人们追求变化的。

  法郎吉的人们根据爱好选择劳动,其中的教育制度,也建立在这一基本构想上。儿童作为未来从事劳动的人,他们从幼年时就会表现出对劳动的不同爱好,社会的责任在于了解和利用他们的这些爱好。由于人需要在广大的社会组织中生存,因此,教育也应该是社会劳动的教育。教育不但使儿童得到最大的快乐,也让社会获得很大的好处。

  三岁以下孩子的照顾由保姆谢利叶负担,她们都是由爱好从事保姆工作的妇女组成,孩子的亲生母亲只在规定时点给孩子喂奶。两岁时,孩子们要开始接触劳动过程,看年纪大一些的孩子怎样工作,他们的玩具也要服务于劳动目的。三岁时,初具模仿能力的孩子要参加考试,考试通过后,他们各自进入专门的儿童“小工厂”,从事最符合他心愿的工作,从低级逐渐到高级,成为社会的一员,在这整个过程中,要秉持自由、竞争、多样化的基本原则。

  儿童还应当尽早地为社会服务,这就组成了“小人队”,他们爱清洁、爱漂亮、爱装饰。小人队会在早晨三时起床,洗刷动物,清扫马厩牛圈,在屠宰场工作,打扫街道,照顾花圃、教堂和大厅的装饰。小人队队员能在这样的劳动中得到少量的报酬,在节庆日时也将受到社会的致意与感谢。

  同时,儿童要通过歌剧发展听觉和视觉,因为歌剧中有歌唱、演奏、诗歌、手势、舞蹈、体操等多个特征,通过食堂来发展嗅觉和味觉。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傅立叶所构想的社会中,也存在不平等,也有贫富之分。他认为社会的目的不在于追求绝对平等,甚至批评其他制度的缺陷就在于他们追求平等。在他看来,经济平等与自由不相容,一个和谐的制度绝对没有清一色的平均主义。每个法郎吉成员有不同爱好和不同的劳动专业,也被允许有不同的资本规模。

  在这样一个和谐社会中,贫富差别不再是冲突的基础,富有的“上层社会”和城市中的贫民将能和睦共处。傅立叶坚信,由于人们根据爱好选择劳动,所以富人也会难以抵御爱好的,选择从事对应的劳动,因此,他们不再会厌恶劳动,也不再轻视劳动者,因为自己和自己的穷邻居在工作中的利益一致。富人不再遇到穷人的乞讨与欺骗。而穷人也不再会嫉妒富人,因为他如果给富人做点什么事,并非出于雇佣关系,而是全凭友谊和自愿。

  当然,这时代的穷人,是在前5000年的制度铺垫之上,和谐社会里的穷人生活条件已相当“优渥”,足可相照18世纪的资产阶级,傅立叶说道:“穷人的生活将不比我们的资产阶级的生活差。”人们会被诱人的劳动迷惑,他们不再为劳动的重压,富人不再蔑视他们自己也亲身参与其中的体力劳动,阶级纠纷在和谐的气氛中消失。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