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星丨援疆老骥周景芳:为大家办实事是我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11-27 17:34

  从闭塞到开放,从贫瘠到富足,从裹足难行到阔步发展,7年多时间移民安置宣传、实物指标调查、二榜一公示和移民签字确认、逐级上报批复、移民安置区建设、移民搬迁。

  产业援疆移民搬迁的任务很重责任很大路很长,每每看到乡亲们移民新房安居乐业的景象,就让人不由得想起那些几年如一日战斗在移民工作岗位上的干部职工们的职责坚守和使命担当,更让人口口相传的还有几段故事,故事的主角是时任新华发电新疆叶河公司移民环保部经理的老党员周景芳。

  “我真没想到你们央企能有这种担当精神,像周景芳这样的老同志,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就敢下,我服了,合同我签了!”

  2014年,阿尔塔什移民工程将进行整个库区的压覆矿产处置工作,这是水利水电工程建设中最令人头痛的一件事。因为要对库区占用的矿产项目进行补偿,每一个矿主都希望能多争取一些补偿款,要做到合情合理合法,更要避免国有资产的流失,这是一个需要充分调研、考察,与矿主们反复沟通、协调的过程。

  “那么小的矿,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体量?”看着材料中“矿产隧洞长达60多公里,有600万吨的煤储量,成本投入约1亿元,申请补偿款2亿元…”等数据,周景芳脸上满是质疑、陷入沉思。

  “我们本来就是要开展实物指标调查的,并且已经做好了准备,既然你这么笃定,那咱们明天就去。”周景芳说道。

  第二天,周景芳等人一来到矿场,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无衬砌的隧道多处支向道已经坍塌,发生了很严重的围岩脱落,在主隧道门口能看到很多落石。

  煤矿主瞥了周景芳一眼,微微一笑道:“我们报的材料真实可靠,都有证明材料,绝对没问题。现在矿里这种情况,根本下不了人,反正又不花你们的钱,依我看,你们就不用下去了吧?”

  周景芳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是自己的钱反倒可以商量,正因为是公司的资产,我们必须要准确无误,一分钱也马虎不得的。”

  说着,他来到隧道口,跟同伴们说:“家里小孩没上学的不要进,没有兄弟姐妹、家里有老人的不要进,其他人跟我来,我在前面探路,你们跟在我后面,离的远一点,如果有危险,我一喊,你们就赶紧往外跑。”

  刚走了不到500米,瓦斯警报仪开始鸣叫,刺耳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隧道。洞外的煤矿主冲着隧道喊:“老周,警报仪都响了,赶紧撤吧!”

  周景芳异常冷静,看了看瓦斯浓度,还在防毒面具的安全防护等级之内,告诉大家:“放心,我们是在安全范围内,大家继续跟我走。”

  根据调查的结果,新疆叶河公司聘请第三方机构进行详细评估,最终该矿产评估报价6000万元左右。

  南疆地区地理环境恶劣,山高路陡,地形复杂,交通不便,移民前期工作举步维艰。阿尔塔什的移民干部们,拿着笔和本子,带着干粮,穿越在库区,行走在悬崖峭壁之间,风餐露宿,查问题,想对策。

  一次,勘察小队前往库区上游40多公里处踏勘,荒无人烟并且没有详细的地图,勘察小队只靠指南针分辨出一个大致的方向。

  何去何从?当时已是下午5点了,常识让队员们清楚,南疆的恶劣天气经常会在夜里爆发山洪,返回重新找路时间已不容许,逗留山中更是危险重重,后果不堪设想。

  周景芳果断做了决定:搭人梯下悬崖!必须先有一个人跳下去,在下面托举接应,其余人借助崖壁岩石和队员们的手脚相接一点点往下顺爬,直到每个人都安全着地。但第一个跳下去的人,肯定要承担最大的风险,因为将没有任何外力可以借助。

  “我是党员,又是这次的领队,我先跳下去!”周景芳二话不说双手抓着悬崖一侧的石头,慢慢的往下滑。由于南疆地区山体风化严重,岩石很难起到很好的支撑效果,看似坚硬的岩石,在周景芳握住的瞬间就碎掉了,他从4米多的高处直接落在了地上,一阵剧痛从左腿蔓延至全身。

  周景芳强忍断腿的疼痛,努力站了起来对着上面大喊“别冲动,我没事,按照计划,搭好人梯,一个一个下。”

  就这样,勘察小队所有人都平安着陆,大家搀扶着周景芳,又走了30多公里,直到后半夜3点才到达营地。

  在前期勘察的3年时间里,周景芳带领着勘察小队人员,先后3次攀爬6座海拔3000多米的达坂,3次穿越莎车县至塔什库尔干县近300公里的昆仑山峡谷、戈壁,战严寒斗酷暑,不畏艰难险阻,终于完成莎塔公路改建方案线路的全程详细踏勘,并提出改线报告,呈报自治区水利部水规总院、交通厅、移民局联合审查,顺利的获得了批复意见。

  2018年8月20日,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库区移民搬迁工作正式启动,涉及新疆咯什、克州两地4县的4个乡镇、6个行政村,1156户4234人将挥别故士,翻山越岭、涉水过河,在90多公里外的一平原地区,开启新的生活。

  阿尔塔什工程库区移民居住在方圆近百里的昆仑峡谷地区,为了按时完成移民搬迁任务,周景芳背负新的使命,深入库区指挥、协调和帮助移民,开展各项搬迁工作。

  库区移民人员构成复杂,有17人患有精神疾病,21名孕妇,65岁以上的老人138名,还有近百名婴幼儿。许多人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搬迁过程中各种问题层出不穷。搬迁过程中,周景芳带领移民环保部工作人员跑前跑后,帮助就医送药、关心衣食冷暖,为他们解决各种难题。周景芳和工作人员就入住在学校简陋房屋或搬迁走的移民家中,饿了就吃一口囊,一户一户落实移民搬迁方案,一村一村的组织搬迁。

  达吾提卖卖亚尔是一个已年近百岁、病重在床的老人,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得知移民搬迁消息后,他的儿子找到了周景芳,表达了老父亲要走出大山,想到新家去看一看的愿望。

  为确保老人安全,周景芳立即联系指挥部,派救护车专程为他进行搬迁。老人顺利到达了移民村,在亲人的搀扶下看完新家后,激动地搂着周景芳的脖子说道:“党亚克西,新华发电亚克西,移民安置区亚克西!”两天后,老人带着笑容安详的离世了。

  经过了39个日日夜夜的艰苦努力,历时25个批次移民搬迁,时任阿克陶县副县长的木斯塔尔夏克尔站在移民新区广场,面对着成百上千移民群众,宣布“新疆阿尔塔什工程最后一个批次移民搬迁结束!”在阵阵鞭炮和热烈的掌声中,周景芳做为移民搬迁的组织和实施者之一,难掩激动心情,眼睛湿润了。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如今,周景芳已经是年近花甲的老同志,但他仍然像年轻人一样,脚步奔波在施工现场、跋涉在山野乡间,走街串户,深入到移民安置区移民家中,与村民唠家常,及时了解并解决移民搬迁后存在的问题,他常说“移民工程是民生工程,能参与到阿尔塔什工程的移民工作,为村民办点实事,这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南昌新闻网-全国重点新闻网站版权所有